当前位置:首页 > 天道酬勤 > 正文内容

抖音上自拍的那个游戏(抖音很火的射箭小游戏)

张世龙2021年12月20日 22:29天道酬勤240

图片来源: pexels

在移动盛行的时代大背景下,互联网就是人生。 因此,各种网络平台的影响力日益膨胀,在给全人类带来便利和技术进步的同时,也带来了信息茧房、垄断等一系列问题,带来了创新抑制等现状。

如何将左右用户生活的平台权力关进笼子,回归服务者本位,已成为当今社会面临的新课题,反垄断法等一系列措施也应运而生。

但是,决定是否垄断的条件是“市场支配地位”,具体判断根据的模糊性给反垄断的实际技巧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到上周为止。

为了科学管理,平台必须分为“三六九等”

10月29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两篇意见征稿。

其中,《分级指南》将互联网平台根据平台的连接目的地和主要功能分为网络销售、生活服务、社交娱乐、信息信息、金融服务、计算APP 6大类平台《分级指南》还按照体量分为超级平台、大型平台、中小平台3个阶段,明确了具体数据。 作用为六类,体重为三级,真的变成了“三六九等”。

平台分级主要根据用户规模、业务种类、经济区块量、限制能力四个指标综合判断。

“超级平台”的标准是,上一年在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在5亿人以上,核心业务至少涉及两类平台业务,且上一年末市值或估值在1万元人民币以上,同时商户为消费者(包括用户, “大型平台”的标准是,上年度在中国市场的用户规模在5000万人以上,具有一个突出的平台主要业务,且上年末市值或估值在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同时商户接触消费者(包括用户)的能力。 “中小平台”对数据没有具体要求,用户规模、业务种类、经济封锁量、限制能力4个指标满足的描述都是“恒定”。 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用户规模不足5000万人的、市值和估值不足1000亿人的,都属于“中小平台”。

网络平台覆盖了整个游戏平台。 这意味着不仅游戏有排名,平台也有排名

在两年前举办的2019游戏责任论坛上,人民网与10多家游戏企业共同启动了《游戏适龄提示倡议》,首次将“分级”引入中国游戏行业。 2021年初,游戏工委开始进行《网络游戏适龄提示》团体标注推广工作,当时361种产品在线获得适龄提示; 然后到了8月初,游戏工委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适龄提示考试成熟后,将纳入版号审核系统。

与《游戏适龄提示》一样,“平台分级”虽然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强制性,但仍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可以作为企业确认主体责任、协助主管部门管理市场秩序的有效参考。

微信嘀嗒、b站TapTap都是什么水平?

根据《分级指南》数据,用户规模超过10亿的wechat、超过8亿的淘宝、超过6亿人(日活)的嘀嗒都属于第一步的“超级平台”。

wechat有各种各样的平台业务

有趣的是,三个超级平台都有游戏分发业务,但以核心业务为基准判断,嘀嗒、淘宝的游戏分发业务的音量必须小于微信。

3大影业巨头“优爱腾”也成功进军超级平台俱乐部,其中艾奇、腾讯影城的月活均超过5亿人,仅优酷一人落榜,月活约2亿人。

在广告平台上,巨型引擎今年据ChinaJoy介绍,字节跳动全系产品MAU已达到19亿,巨型引擎游戏用户过亿。 快手去年突破了日活3亿大关。 两者严格意义上只能算大型平台。

在直播行业,财报官方数据显示,上半年斗鱼月6070万人,虎牙7760万人,均为大型平台。

即使观察等级标准,也可以发现大型平台和超市平台之间的差距可以达到10倍。 尽管如此,一些拥有游戏业务的大型平台在被全球用户计入的前提下,离超级平台还有一步之遥。

正如2021OPPO开发者大会发表的那样

,OPPO ColorOS在2021年月活用户数达到4.6亿,单单一个AI智能助手“小布助手”,月活就突破1.3亿。

同样是在2021开发者大会上,华为也宣布旗下新操作系统鸿蒙,在全球已经突破1.5亿设备。而早在去年2月,华为应用商店月活便达到3.9亿,今年3月,华为更是宣布AppGallery 应用商店全球月活用户数超过5.3亿。

硬核渠道平台由于手机沾光,达成过程都比较轻松,但B站等知名平台也不遑多让。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B站月活为2.37亿。

当然,B站的用户规模更多来源于另一大核心业务视频,缺少游戏外的核心业务、非硬核渠道,体量都会打较大折扣,如同样是官方财报数据,今年上半年TapTap全球月活超过4000万,其中国内版2867万,换言之,TapTap这种级别,都只能算中小平台。同样,根据第三方统计拥有3000万中国用户的Steam,也只能待在中小平台的队伍中。

反垄断、鼓励创新和保护玩家,平台分级好处多

把平台按照用户规模、经济体量分为三六九等,究竟有何用处?

经济观察网援引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dds观点表示,过去以《反垄断法》为核心的平台治理规则,最大难点在于“对平台支配地位”的认定:“你认为他有,他认为自己没有,总是很模糊,这时企业就会有疑惑,我到底能不能做,要不我就试探一下?”

而在平台分级之后,就能直截了当地认定。比如超级平台很明显就具备市场垄断地位,一旦平台滥用自身垄断地位牟利,就可能受到《反垄断法》制裁。

同时被归类为超级平台的平台,也能清晰地认识到自身的义务和主体责任,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当做?都有迹可循。

同理游戏适龄提示与强监管,分级对于平台其实也是利好,因为相比无标准、无规定,一切由平台和企业试错,推进到一半被判定违规违法叫停,反而造成资源浪费,不利于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也正因如此,虽《分级指南》一并发布的还有《责任指南》,对不同等级的平台做出了不同的要求,超级平台要比大型平台承担更多平台责任,比如公平竞争示范、平等治理、开放生态等特有责任,以鼓励创新、保护用户隐私等权益等。同理大型平台承担的责任也比中小平台更多。

当然,中小平台也不能仗着用户“少”就任性,指南要求中小平台也需承担起不得违法删除、篡改用户评价内容,以及不得不当干预用户评价的正常呈现方式等责任。这在提升用户体验的同时,也将保障玩家评价真实性,进而带动口碑的作用进一步升级,最终营造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确保各行各业高速发展同时实现高质量发展。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花开半夏のブログ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gshilong.cn/work/25915.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