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道酬勤 > 正文内容

机械博士创业(创新创业硕士)

张世龙2021年12月21日 00:13天道酬勤350

你开车了吗

创始人: htdwl

背景:西南石油大学博士

门派:网络教习所

融资规模:天使轮150万元人民币

投资对象:未披露

htdwl开车了吗? 你是创业者吗

htdwl支架

“驾驶”“考试”双方有什么样的痛处?

如何建立竞争壁垒?

未来的计划是在西南发展还是复制到全国?

2015年9月,htdwl不顾家人反对放弃了在校博士学位,变身为创业者。 创业方向来自大学时代不顺利的教习所的经验。 “2013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当辅导员。 考完驾照后,每次学车都排很长的队,但只能练习十几分钟。 对像我这样的学生和上班族来说,时间很浪费。 “htdwl告诉了《接招》。 随着滴滴和优步的火热,他想出了汽车教习和移动互联网相结合进行网上预约、网上教习的模式。 学生自主邀请教练建立考核体系不仅可以大大提高学习效率,而且封闭的教学领域也会更加透明。

从小“幽默战斗机”式的职业生涯给他勇气,万众企业家的热潮给他信心。 htdwl和同伴满怀热情地参加汽车考试,花了半年时间花了几十万元打磨产品后,突然的资本寒风把他吹走了。 “我们的产品于2016年1月上线。 在那之后的四个月里,我忙于取得投资。 那个时候,对我的打击还很大,很多投资者都不怎么想。 “”

寒冬过后,O2O项目泡沫化严重,当时已经上市的汽车试验平台对投资机构出手谨慎。 htdwl队伍的平均年龄为25岁,从学院直接进入创业的“草根”背景也很难给VC足够的信心。

“当时面谈的投资机构约有10家以上,在线也与30家VC进行了联系。 特别是到了3月的时候,如果发现VC机构,就给BP投票。 但是资本没有给他惊喜,htdwl扔出的BP都像石头沉在海里一样,杳无音讯。

“我做好了资本之冬的准备,但没想到寒冷的冬天会这么冷。 当时压力很大,我想每天都是最后一天。 “htdwl当时的心情跌入谷底,账面上的资金已经不足,团队的中心成员只能靠每月500美元的工资解决温饱。 他现在想起来也心悸。

在与VC的接触过程中,虽然多次被拒绝,但同时htdwl也接触到了许多市场动态和产品改善方向,根据这些反馈不断改进产品,最终在生死存亡之际,在做汽车教习所的朋友的带领下,htdwl在当地基金的150万天使轮。 “考虑到外部基金的输血会导致现金流不稳定,我们打算在2016年末改变战略,在2017年一定要盈利,不要在无谓的执行上烧钱。 “”

“不烧钱获取客人”,在最初的公司几乎很难爬上蓝天。 对此,htdwl制定了“合作伙伴”的结构,开发了“驾驶或合作伙伴”APP。 用户在APP发展学习者后,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奖金收入。

“这是我以前安利时的想法,这个合伙人制度类似于安利直销的制度。 “htdwl将合作伙伴分为a、b两个阶段,下载APP申请推荐代码即可发展学习者。 推荐代码将根据发展学员的数量进行升级。

依托这一制度,htdwl不仅拥有他的“开车了吗”打败了同期众多的网络学习平台,也对传统驾校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发展了近3000名校园伙伴,十分活跃。 在平台注册的学生累计4000人,月平均销售额在200万以上[e1]。 整合成都、重庆等地的汽车培训资源,以众多社区、校园内的传统汽车培训为基础进行品牌改造,以加盟的形式建设在线服务基地,并在区域区建设自营在线服务体验中心,实现汽车服务流程

“如果当时融资失败了怎么办? “”

“创业是死胡同。 我认为我们的方向没有问题。 如果当时融资失败的话,我们的核心团队也会以借款和贷款的形式继续干下去! “htdwl是坚决的语调。

q )在传统的汽车教育过程中,“驾驶”“考试”双方都有哪些痛点?

白:首先,学员的时间没有保证。 在以往的驾照考试中,一个教练需要同时教七八名甚至十几名学员。 因此,学生每次车开得好,通常都会排很长时间的队,但对于现在取得驾照的学生来说,没有足够的时间工作和学业。

另外,以前我们有驾照,但教练固定在分配上。 如果说被分配到一个不怎么样的教练的学生那里的话,学生只能一直跟着他学习。 所以,在传统教习所中,经常会听到学生请教练抽烟、吃饭等不良行为。

在教练方面,传统教习的学生分配固定,好教练和坏教练的学生相等,收入也少。 资源分配非常不合理。

问:怎么解决的?

白:我们首先解决学员不用排队练车的问题。 通过驾驶或APP考试后,教练可以在预约的时间来接我,带我到最近的地方训练,训练结束后再发送

回来,所以对于上班族或者学生来讲比较方便,不用排队。

针对学员学时问题我们做成弹性学费制,也就是说以前强制学40个小时,现在是学一个学时交一个学时的钱,到最后学员可能只学了10个学时就可以通过考试了,那么剩下30个学时的钱就不用交了。

而且在我们平台上,教练不是固定分配的。如果学员觉得教练教得不好,那他有权利随便更换。整个行业之前是不太透明的一个计划经济。现在我觉得我们真正把它做到了一个比较生态化的市场经济了。我们让之前这些好的教练更加脱颖而出,更加倍受关注,能接到更多的生意,让差的教练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少,直到被行业淘汰。

所以说,我们现在总结我们的优势有三点:一是省时,练车不需要排队;第二是省心,分学时缴费以及教练评价系统让学员享受到更好的教育;第三是省钱,对于大部分大学生来讲,学得很快,交不了那么多钱。

Q:对平台上的教练有何监管或约束?

白:首先我们要求平台上的教练必须要有教练资格证,身份证和行驶证要匹配,这是最基本的。另外我们会把他的教练资格证通过车管所去核实,确认教练身份的真实性。

我们平台上每一个驾校、教练都有评价系统。学员在上面选驾校和教练的时候首先会看他的评价,我们所有的评价会公开,而且我们会强制学员评价教练。

Q:政策上是否有一些限制?

白:去年起国家颁布了「自学直考」的政策,并且在全国16个城市开展驾照自学直考试点。政策出来之后我们可以实现跨驾校学车,学员在A地报名,可以在B地学车。我们也认为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Q:目前如何盈利?

白:我们主要有两方面的来源:一方面是报名费,可以理解为管理费,学员报名之后我们会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再一个是培训费,我们未来会有接单收入的提成。

Q:早期如何推广?

白:前期我们招好了第一批学员,花了大量的工作都在第一批学员身上,比如说给他们设立奖学金,收到好的效果之后对他们进行了报道,在我们的学员群里面扩散。所以说我们还是靠事实说话,学员出来之后我们打造他,把学车的经历做成一个品牌故事去宣传。

Q:如何建立自己的竞争壁垒?

白:互联网产品本身来讲,没有专利也没有知识产权可言,互联网的模式绝对可以复制,但我们的团队和我们的先发优势没办法复制。

现在就拿成都地区而言,我们8个月的时间招生量做到了第一,我们的合伙人覆盖了成都40多个高校。成都的线下实体店从去年8月份启动到去年12月份一共有28家。我们团队用8个月的时间超过了成都这些做了五六年学车平台的人。

从这个数据可以证明我的团队执行力很强,并且我们这帮团队那种吃苦的能力和合作能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Q:未来规划是在西南发展还是向全国复制?

白:我们短期的规划是做好西南。我不敢做长期规划,我们每个月的变化太大,可能我觉得我还是根据市场上的一些现实情况做实时的调整会更好。如果我们现在去做全国,可能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资金和精力,所以暂时只是做西南,还是走得稳一点。

Q:如果可以采访一位创业者你想采访谁?会问Ta什么问题?

白:我想采访顺丰的创始人hxdst,其实我关注他很久了,他特别低调。我觉得他能够沉下心来那么多年把顺丰做到这么庞大的一个企业,很佩服他这种做事的风格。

我想问他把顺丰做到上市,到底是想去赚钱让自己变成一个qxdxb还是想去改变一个行业?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花开半夏のブログ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gshilong.cn/work/25960.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