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道酬勤 > 正文内容

马斯克来过中国吗(马斯克是华裔吗)

张世龙2021年12月22日 06:19天道酬勤1060

2021年10月,特斯拉正式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上线汽车保险产品。 马斯克预测:“保险业务价值占整车业务价值的30%至40%。” (视觉中国/照片)

JXDWD(Elonmusk )此次将目光投向了汽车保险市场。

2021年10月,特斯拉正式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上线汽车保险产品。 “保险业务价值占整车业务价值的30%—40%”。 这是健忘的向日葵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说明会上预计的。

他在中国部署得更早,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特斯拉于2020年8月6日在上海成立了保险经纪公司。

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UBI汽车保险”这一创新产品。

UBI(usagebasedinsurance )是指使用远程通讯、智能手机、OBD )等设备,利用车主的驾驶行为、车辆信息、周围环境等数据建立模型,确定汽车保险的保险费。

汽车保险是财产保险公司最大的业务板块,通常占整体保险费的60%以上。 2020年全国财产保险公司原保险费收入1.3582万亿美元,其中汽车保险费达到8245亿美元。

传统汽车保险定价的核心数据是年龄、性别、赔偿记录等,UBI从根本上改变了汽车保险定价的基础。 掌握大数据的特斯拉很可能成为超级平台,保险公司将成为“陪护”。

虽然马斯克宣布要向世界“推翻”保险业,但他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们已经沐浴在巨浪之中。

2015年前后,中国掀起了UBI热潮,各大财产保险公司纷纷布局该领域,但由于驾驶行为数据不足、技术不成熟、审批等原因,至今没有任何产品落地。

被叫停的UBI试验

kkdc是国内第一个“吃螃蟹”。 2012年,kkdc设立了国内第一家车险购买服务网站车险,随后成立了国内第一家UBI车险服务公司“里程保证”。

“除个别大型保险公司外,大部分公司的损失都很严重。 ’KDC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经过三轮改革,2020年,全国车险综合赔付率为59.47%,综合成本为98.99%,往年数据也维持在97%以上,车险不赚钱。

随着远程信息技术、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的普及,他感到整个行业都将迎来新的经营模式创新。 2014年,他的公司推出了“车宝”——的车载硬件。 通过收集车主的日常驾驶流程数据,车宝可以识别安全驾驶的车主,并提供保险费折扣、返还等奖励。

同时,国内大型保险公司也开始布局。 2013年,中国人保与第三方企业合作首次进行了UBI项目测试。 平安、太保、阳光等保险公司相继行动,开始收购OBD (车载诊断系统)技术公司,或选择与第三方平台合作,或直接投资海外成熟的UBI汽车保险企业。

2015年,原保监会发布《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 (简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和引导财产保险公司为保险消费者提供多样化、个性化、差异化的商业车险保障和服务,UBI车险迎来爆炸。

赛道突然拥挤起来,一年内科技、OK汽车保险、斑马行驶、车赚、几米等数十家科技公司相继成立,以UBI产品为主,多家企业获得千万级融资。 平安、众安等上市保险公司也开始提供UBI服务。

此时kkdc已经知道了几个“门将”。 他发现,传统车载系统的数据采集工作粗放,不仅实际获得的数据有限,而且精度不高,难以直接用于UBI的定价。 于是,提出了以车主里程为UBI主要参考指标,以驾驶行为为辅助,“里程保证”,即“多开车多付钱、少开车少付钱”的原则。

世界首款UBI汽车保险是美国汽车保险公司Progressive Insurance于1998年推出的里程保险产品,其核心定价原理是通过跟踪GPS技术和里程提供保险折扣。

KDC很快与6家保险公司签订了合同,在上海、南京、苏州、无锡4个城市试销产品。 不到两年,里程保证获得17万用户,保险费接近6亿美元。 “关键是,我们的赔付率最低为19%,整个行业为60%—70%,相当于我们至少赚了30%的钱。 ”KDC说。

在这种合作模式下,里程保证等第三方平台帮助保险公司筛选赔付率更低、“质量更高”的客户,第三方机构获取数据、建立模型、完成客户筛选。

但是,好景不长,2017年融资环境恶化,科技初创团队迎来了寒冬。 另一方面,上述意见发表后,监管部门没有出台任何指导细则。 UBI具体该怎么办? 是以驾驶行为为定价核心,还是以里程数为核心? 的数据收集规范是如何制定的? 隐私怎么保证? 整个行业都“睁一只眼”。

2017年12月,原保监会下发监管函,指出安心财险“闲暇退保”违反了车险条款的规定。 “闲暇时退保”正是一种UBI产品,车主一天开车只需支付一天的保险费,不开车也可以通过手机客户端“按天”退保。

监管似乎没有“释放”UBI产品。 KDC也在2017年下半年暂停里程,大量UBI平台倒闭。 但是,kkdc并不认为这是徒劳的。 “那时,大家已经对UBI有了概念,意识到了行业的未来。 因为《失败》还没有《风》来。 ’KDC是这样解释的。 他还在等风,所以给自己买了特斯拉。

根据

新能源车保险如何省钱

国际咨询机构全球市场定位

s2020年的一份研究,预计到2024年,全球UBI市场将从2018年的340亿美元增长超过1070亿美元。推动市场增长的主要动力是联网汽车的增加。

在UBI领域,马斯克与特斯拉只能算“后进”。

2016年,特斯拉就在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启动了“InsureMyTesla”计划,以保险经纪的方式,与保险公司合作切入保险领域。直到2019年8月,特斯拉才在美国加州推出了首个内部保险计划。

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的保险计划推动较慢,主要因为目前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并不赚钱,尤其是因为驾驶行为、里程、车龄等数据以及历史理赔数据的欠缺,新能源车保险市场整体盈利情况不佳。

马斯克声称,特斯拉保险将为车主节省至少20%的费用,仅从数据来看或许能够实现。

2017年美国保险企业AutoClubGroup(AAA)保险公司就曾公开表示,根据他们的测算,ModelS、ModelX的索赔频率更高,赔付率是设定保险费率的主要依据,因此该公司建议将特斯拉的保费直接提高30%。

“这也是马斯克想要自己做保险的直接原因,高保费会提高买家的成本、冲击新能源车销量。”优秀的花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在一家跨国车企的金融事业部门担任负责人。

AAA的数据主要来源于美国公路损失数据研究所(Highway Loss Data Institute)。该机构2017年的数据显示,若将市场主流车型(如特斯拉)索赔的次数和严重性与行业总体平均索赔次数和平均索赔额进行比较,特斯拉的这两个数字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比如ModelS的索赔率要高出平均水平近46%,索赔费用高出平均水平近两倍。ModelX索赔额同样比平均水平高出两倍多。

优秀的花卷解释,因为特斯拉在车部零件、维修人员配备、电池保养等方面的维修成本比普通燃油车高出不少,加之所有特斯拉后端维修必须在指定地点进行,市场上没有替代品,保险公司在谈判中不占优势,所以保险费率也会比同等价位的燃油车更高。保费更高,自然也增加了车主的用车成本。

如果特斯拉自己做保险,情况就不一样了。根据个人财务研究机构Value Penguin统计,特斯拉2019年在美国得州上线保险产品后,当地特斯拉汽车的年均保费已由3300多美元下降至1700多美元,几近腰斩。

如今,特斯拉自己做保险,由于其汽车修理环节直接由内部提供,特斯拉不仅对车况、维修成本了如指掌,还拥有车主的驾驶行为、损失记录等数据,因此能够在UBI定价方面给予车主更低的折扣和佣金。

车企是最大对手

特斯拉做保险,最大的对手并非保险公司,而是其他车企。

根据特斯拉在官网公布的保险方案,“和大多数的保险产品不同,我们去除下面这些可能影响你们保险费用的变量,比如信用、年龄、性别和婚姻状况,我们认为你的保险价格由你的驾驶行为来决定。”就连事故违规、历史理赔记录等也被剔除在价格之外。

“这对精算是颠覆性的。”妩媚的绿草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传统车险为按年投保,通过“大数法则”测算出险率,但是所有人收费大体相同,本质上是靠没有出险的车主来补贴那些需要理赔的车主。妩媚的绿草是沪上一家财产险公司的精算师。

特斯拉完全抛弃了这一体系,而是为每一辆特斯拉设置安全评分,评分越高保费越低。

安全评分则是根据五个安全系数进行评估,包括每1000英里前撞警告(Forward Warnings per 1000Miles)、紧急制动(Hard Braking)、急转弯(Aggressive Turning)、不安全的跟车距离(Unsafe following distance)以及强制自动驾驶脱离(Forced Autopilot disengagement)五个方面。

面对特斯拉,传统车险公司在数据和价格上都没有优势,即便通过装载OBD(车载诊断系统)也难以追上。

“这对保险公司成本太高了。”kkdc解释,当年有相当一部分险企尝试过自己获取数据,通过各种补贴鼓励车主安装OBD设备以获取数据,但效果并不好。

“一个设备平均都要三四百元,很多人拿了优惠后,过几个月又把设备给拆了,保险公司不仅多出了硬件成本,还做了无用功。”kkdc说。

在他看来,能够和特斯拉在UBI方面竞争的只有其他车企。他曾在2017年前后与一家全球大型车企试图开发一款UBI的产品,虽然并未成功,但让kkdc看到车企的潜力。

“传统车厂完全有能力再为汽车内置一套监控系统,获取车主的反馈数据,并且通过自动驾驶优化车主的行车行为,以此降低出险率,这种与客户之间的联系是‘强联系’,比一个随时有可能被拔除信号的OBD设备可靠得多。”

传统车企进驻保险行业并不鲜见。2011年,广汽集团发起设立众诚汽车保险公司,2021年上半年保险业务收入10.3亿元,净利润0.58亿元。2012年,一汽集团曾发起设立鑫安汽车保险公司,截至2020年,保险业务收入8.42亿元,净利润1.26亿元,大部分业务为传统车险。吉利也曾入股合众财产保险公司和保险代理公司。

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是业务量小、业务种类集中(大多为车险),在大型保险公司面前基本没有竞争能力。

妩媚的绿草解释,因为在车险理赔链条中,保险和维修车行是天然的“对立面”,一个希望尽可能少赔、一个要多赔,而维修又是车企后端服务中的盈利大头,因此大厂很难兼顾,想要在保险领域挣到钱,维修方面必然有损失,反之亦然。

“原来一些大型车厂还没想好,究竟是把保险当作一个‘成本中心’还是‘利润中心’。特斯拉的例子告诉他们,保险不仅是车企的一项增值服务,还是未来的主要盈利增长点。”kkdc补充。

何时落地中国?

马斯克虽然已在中国布局保险,设立经纪机构,但距离产品落地仍需时间。

南方周末记者向国内多家财产险企业咨询,得知目前只有人保、太保、平安等少数几家公司售卖新能源汽车保险,使用条款与定价延续了传统燃油车的设定。同时由于特斯拉在国内对标的是中高档汽车,其保费相比同等价位的燃油车高出一截。

2021年4月,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xndy曾公开表示,“目前新能源车受总体保有量小、车型迭代快、产业化时间短、潜在风险未完全显现等因素影响,行业掌握的新能源车的承保理赔数据有限,影响了对于新能源车险风险保费的测算。”他同时表示,将加快推出新能源汽车保险示范产品。

保费价高,本质上仍是保险公司面对强势的新能源车企缺乏话语权。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懵懂的汉堡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乐观预期,新能源汽车专属车险条款有可能会在明年一季度出台。据他了解,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保险很有可能以里程作为定价核心。

2018年8月,人保、平安、阳光、众安4家财险公司的“汽车里程保险”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组织的行业创新产品评审会议上通过,根据流程,可报批银保监会审批。一旦获批,国内首批UBI保险即可问世。

虽然至今尚未有产品获批,但伴随新能源车渗透率上升,UBI产品很有可能诞生于新能源车领域。“它顺应了现在大家出行方式的改变。”懵懂的汉堡说。

(应受访者要求,妩媚的绿草和优秀的花卷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xxdyg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花开半夏のブログ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hangshilong.cn/work/26857.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